【楚路】捏的是我心上人

ˇ沉迷捏脸游戏捏师兄的明非

ˇ国庆快乐啊!!

       路明非人生的前二十多年,概括一点说就是宅,具体一点是以游戏为伴的宅。 

       先是单机游戏,一路都玩通关不算,把隐藏关卡和彩蛋都翻了个遍,就又去玩枪击类,花了两年把账号练到榜单前几,之后又倒退回十几名因为路明非开始尝试拔掉鼠标直接用红点瞄准;再后来是moba类手游,没玩一年就被各种神队友逼着退了坑。 

       于是从高中开始,路明非转身投入了rpg游戏的怀抱。相比之前紧张刺激的性质,这类游戏只要轻轻松松刷个副本练个级的事。作业一摊,手机旁边一摆,完全不用担心肝不过来的。 

       不过这种游戏最不少见的还得是捏脸系统。 

       像路明非这种资深宅男屌丝,一上来秒选个萝莉,搭配条蕾丝小短裙,拎着枪就能闯南走北,降妖除魔。 

       只是后来就换了。 

       不仅换成了男角色,连面容造型都成了固定的样式。 

       所有角色都是照一个人的形象捏造的。 

       楚子航。 

       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高一,在周围女生的窃窃私语里。 

       具体夸了什么好都给忘了,就记得那个三个字。 

       后来那个名字便更加频繁地出现,走廊里,篮球架下,校园艺术节上…… 

       但是每次留下的印象都是模糊不清的,因为楚子航时常只给众人留下一个一尘不染的背影离去。 

       意识到自己的状况不对是有一天,路明非回到寝室,重新注册了一个游戏角色。 

       他照着那个脑海里那个不太清晰的面容,捏了一个新的角色。

       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 

       他后来玩的游戏角色都是照着楚子航的样子来捏的。 

       只是介于楚子航的风格跟游戏里很多花花绿绿的潮装完全不搭,于是路明非往往得操控着自己的角色一路狂肝,收集各种衣服饰品给自家师兄装扮成满意的样子。 

       他承认自己这样的行径实在是不可理喻,有时咬咬牙,想着把游戏拖到垃圾箱里永远丢弃。 

       就如同丢弃那个不切实际的梦一样。 

      可是他前后玩转了不同题材的游戏,一路从古风到学院风,看着楚子航一会儿穿着古装一头长发衣袂飘飘,一会儿西装革履带着禁欲的眼镜,于是拖向垃圾箱的手又瞬间松开了。 

       刚开始, 路明非想尽办法希望用游戏里的角色把楚子航更好地还原。 

       大概是本着一股子在现实中不能接近就借游戏里的虚拟人物接近的思想。 

       可是就楚子航那样来无影去无踪的行事风格,想仔细地看清他的每个特征,并用数据模型调配出来,实在太难了。 

       好在楚子航再低调也躲不过狂热的粉丝,隔三差五发布在在校园论坛上的照片就让路明非成功地捡漏不少。 

       他的手机里有楚子航艺术节在舞台上拉小提琴的视频,让路明非一会儿点着暂停一会儿点着放大,一边怒骂着摄像师为什么把摄像机摆得那么远;也有篮球架下高高跃起的身影,裸露的手臂,背后的球服上一个大大的“11”。不过只露半个侧脸。 

       即便是这样路明非也不能彻底地将对方留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他很希望能得到一张楚子航的正脸照,最好高清放大无码版。 
 
         或者亲眼正视也好。 

        可真正面对他时,却是退缩的。 

       偶尔几次在走道上遇见楚子航,他也只是偷偷仰头瞄几眼,头仅仅抬到只能望见对方一尘不染的校服衬衫,和线条分明的下颚。 

       然后回去对着手机里的角色又是一顿操作,金币钻石又是哗哗地流。 

       宿舍的墙隔音效果极其不好。 

       某天晚上路明非扒着墙角迷迷糊糊准备睡了,耳朵尖听见隔壁的女生聊着八卦,突然又聊到了楚子航。 

       “他睫毛也好长啊啊啊” 

       “我以后要是能嫁给楚子航,我一定会整夜数他的睫毛!” 

        在女生们的一阵哄笑声中,路明非伸手捞过枕头边的手机。 

        打开游戏,登录账号,修改人物形象。 

       嗯,睫毛很长,而且多的数不完。 

       

         路明非也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和楚子航进一个大学的。 

        而且更意外的是,能和对方有这么多的接触,后来熟络到甚至连睫毛都给他光明正大的数过了,要是被高中那帮他听过墙角的女生知道,得一人一口唾沫给他淹死。 

       路明非也会大大咧咧地和楚子航对视了,有时还会毫不留情地拿嘴炮直至对方。 

       完全让人看不出他心底里神藏着的那个秘密。 

       除了芬格尔。 

      要怪只能怪路明非捏的太像了,芬格尔加他好友一眼就给看穿了。 

      作为某新闻部部长不扒这个皮还真不是念着那点兄弟友情,而是路明非答应着一学期的夜宵都由自己请,才好说歹说让对方把已经完成半篇的稿子删了。 

      但是完全想让这货消停肯定是没辙的。 

        

       “我赢了!” 

       芬格尔得意洋洋地丢下最后一张牌,伸手抓起一只刚才用对面人的黑卡刷来的猪肘子,“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路明非不假思索。 

      “慢慢慢。”芬格尔摇头,“我连你喜欢谁都知道了,还能有啥真心话好掏的?” 

      “那你还想咋样?”路明非瞪他。 

      “来个大冒险呗。” 

      “行,你说。”路明非倒是爽快,他什么脸没丢过,也就是图个乐子。 

      “就你玩的那游戏,改个名,叫‘我捏的角色是我心上人’类似的,挂三个月不能换,而且每天要保证三个小时的登录时间。” 

      “芬狗你他妈脑子抽了吗?” 

      “好着呢不用你担心。”芬格尔朝他呵呵一笑,“就这个,不改。” 

      “愿赌服输哦,师弟。” 

      “靠!”路明非怒骂一声。 

      “别激动别激动,反正又没人认识你,谁会知道你心上人是男的你也是男的啊?” 

        其实还有点道理。 

        但路明非没理他,掏出手机点开了游戏。他打开一人信息界面,伸手点开了那个文艺兮兮的名字。 

        几秒后朝对面床喊。 

       “你那名字输不进,顶多七个字上限。” 

       “少来。”芬格尔想了想,悠哉悠哉地回,“‘捏的是我心上人’,正好吧?” 

        在心里把某人全家都问候了一遍,路明非改了名。 

        没改名之前,路明非取了个文邹邹的名字叫“夕阳的刻痕”,加上他捏的过帅的角色,以及高人一筹的等级和输出伤害,隔三差五就有人加他好友,拉他组队打副本,令芬格尔羡慕不已。 

        自从改了ID之后,之前来加自己的姑娘减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以为自己实际是个妹子而感觉受到了欺骗。 

        但是路明非账户空间里的访问量增长越来越快了,也要不少给他留言说“你男票真帅啊”“祝你们9999”等等。 

        当然也有不明事理的说什么“你捏的儿子真好看”。 

        每次都把芬格尔头差点笑掉。 

        深夜十一点。 

        路明非一个人在空荡荡的食堂里啃着鸡骨头,旁边放着手机,里面的人物正持着单刀与一条巨龙厮斗。 

        芬格尔不在,他就一个人在这儿夜宵。 

        顺便刷刷副本。 

        路明非专心致志地啃着鸡腿,眼睛盯着一旁的手机界面,看着里面的角色每一个挥刀,感叹着还是真人会更有感觉一点。 

        然后感觉就真来了。 

        楚子航突然端着个餐盘坐到自己对面的时候路明非差点没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 

        随后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按下了手机侧面的锁屏键。 

        第二个反应是手上的油还没擦。 

       “师师师兄你怎么来了?” 

        楚子航就跟他随口聊了聊关于夜宵饮食健康的问题,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抬杠着,一个规劝,一个辩解,毫无营养。 

       还好还好没看见。 

       路明非注视着楚子航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终于松了口气。 

       他伸手划开手机屏幕,输入密码。

       看着地上趴着的,已经气绝的巨龙,以及一旁依旧衣角飞扬,耐心等待地自己回来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 

       妈的,又忘记擦手了。 

     诸如此类狼狈不堪的事件还有很多,更可况路明非除了要防自家师兄还得防别人。

       诺诺倒是凭着出色的侧写能力不久就知道了他的小九九,不过作为知心师姐,并没有揭穿自己小弟。

       恺撒稍微差点,但是他每次一靠近正在玩游戏的路明非,后者就会一个激灵暗灭手机屏幕然后扭头惊魂未定地看着自己。

       他后来偷偷开了镰鼬,发现对方心跳“嘟嘟嘟”加速不止。

       要不是后来跟诺诺核实,恺撒真就以为路明非长大了,学会看什么五毛的小片了。

       虽然知道真相后他更愿意相信后者。

      “路明非。” 

      三下敲门声,不长不短,简洁有力。 

     路明非“蹭”一下从被窝里窜出来,伸手把手机丢到一旁,急急忙忙拉开柜门,扒出件T恤就往身上套。 

       完了完了,都忘了今天跟师兄有任务,本来约了八点的,路明非倒是七点就醒了,然后登录了游戏就开始肝新的活动。 

       没办法,谁让这次活动奖励的学院风背心跟他家师兄太配了。 

       路明非急匆匆冲到门口给楚子航开了门,扭头边喊着“师兄你随意等我五分钟”就往厕所里跑。 

       挤着牙膏突然想到自己的手机丢床头柜上了还没关,路明非心里咯噔了一下。 

       随即又想到自己手机有三十秒自动暗屏功能,路明非放心了,伸手把牙刷往嘴里塞。 

      含着满口泡沫的时候,路明非又猛地一拍头。 

      靠!之前嫌每次手机自动暗屏不方便自己看副本刷怪,于是给调成永久不暗了! 

     路明非一路甩着牙膏泡沫往卧室里飞奔。 

     楚子航的确在自己卧室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 

     但是他啥都没说。 

     只是那天后来任务完成后,回去的路上路明非试探性地提起,给他大谈特谈这个游戏的有趣之处,楚子航好像都显得兴致不大。 

     这到底是咋地了? 

     照理说,要真被识破了自己喜欢他的事,楚子航要么拒绝,对自己心生厌恶,要么答应,当然这部分概率很小。 

     可是这副样子到底是出了啥状况??? 

     路明非沉默地看着楚子航开着车,一路返回到学校。 

     他战战兢兢地想要下车,楚子航却先开口了。 

     “路明非…” 

     “哎哎哎师兄?” 

     “你喜欢虚拟人物?” 

     路明非被他这冷不丁莫名其妙的提问吓到了,呆了半晌稍微反应过来,敢情楚子航在问他混宅圈的事。 

     他心里想着朝比奈久留,点了点头。 

     “啊,是。” 

     “是你手机游戏里的那个角色么?” 

     ??? 

     “师兄我捏脸技术真的有这么差吗?!” 

     路明非哀嚎着打开了他之前玩过的所有捏脸游戏,一个个展示给身后的人看。 

     “你对自己的形象定位有这么模糊吗?连芬狗只看了第一眼就知道我捏的是你了为什么你本人可以这么迟钝?!” 

     路明非毫不留情地吐槽着,一边偷瞄着身边人的神色。 

     嗯,又是难得的语塞。 

     我就问问有什么游戏能做到这么逼真形象的情感处理么? 

     大学第三年,路明非渐渐脱坑了rpg游戏,转玩抽卡游戏。 

     因为他发现楚子航好像是个非酋。 

     再说,都已经有正主了,还要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游戏数据干嘛? 

                                                           End. 

非常抱歉!!!迟到了(ノД`)赶不及所以结尾草率了,有时间改!!!

01 Oct 2019
 
评论(7)
 
热度(152)
© 焰焰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