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为什么我要被两条龙秀恩爱?

ˇ接前篇《假如卡塞尔是一所驯龙学院》
ˇ明非的龙=非非=师兄的性格
  师兄的龙=航航=明非的性格+懒散+小调皮+任性(没错明非的性格已经hold不住它了)
1.
  “龙类对于伴侣的忠诚度非常高,有时可以让人类都自愧不如。”
  龙类入门课上,古德里安教授依旧声情并茂地讲述着。
  “两条龙一旦结成伴侣,往往便终身相守,连主人都无法强行将他们分开。”
  “甚至有出现过为了伴侣主动分离主人精神本体的情况。”
  下课。
  “路明非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那个……两条同性龙也可以结成伴侣吗?”
  “……”
2.
         学院让他们养龙也不是单纯图个乐子的。
         比如在龙类特性研究课上,教授还要让他们测量并记录下自家小龙的各种生长状况,并回去完成一份报告。
        路明非难得在这一门课上占尽了优势。
        还不是因为自家非非特别配合,从头到尾都是一动不动地让他完成检测,要量翅长就顺从地张开翅膀,测牙齿就乖乖地微张嘴巴露出小尖牙。
        可对于某些养了只特别皮浪倔,正处于叛逆期的小龙的同学就不一样了。
        比如楚子航。
        想去拉自家小龙翅膀就转个身背对自己,想掰开嘴巴就冲自己喷小火焰。
        然后又继续低头睡觉。
        这闭门羹吃的纵然是超A级杀胚也有点绷不住。
        可是又不能拿自家小龙怎么样。
        这时路明非只好憋着笑伸手拍拍自家非非的背。
        后者会意地抖抖翅膀站起来,走到某只偷懒打瞌睡的小龙身边,用一边的翅膀戳一戳对方的体侧。
        航航这才把头抬起来,两条小龙用龙语不知道叽叽咕咕地说了些啥,才见航航发了个哈欠,慢吞吞地站起来,微微张开翅膀,配合楚子航的检测。
         路明非心里乐呵,又有那么一丝丝郁闷。
        他这是被自家的龙喂了一嘴狗粮啊?
3.
        说起来楚子航那条小懒龙,却有着89号的高阶言灵,着实有点大材小用。
        每次让它使言灵使言灵,就焉不拉几地张嘴吐一口小火苗。
        如果给君焰的威力分个等级的话,估计连个十级都不能到。
         好在主人的等级能突破一百多级。
         之前学院不知谁想出来的,突然就风靡起一股“飞龙传书”的潮流。
        除了给人送信,各种小情侣或者某些爱慕者也纷纷派自己的小龙给喜欢的人送情书、纸条等等。
        楚子航由于在卡塞尔学院也吸粉不少,于是自然而然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书信。
        但是每次都收不到手。
        因为某次有只陌生的小龙扒着信朝楚子航这里飞近,刚想要降下来,就见空中一道火花划着弧线飞过。
         这可把在场所有人惊呆了。
         之后不管谁家的小龙叼着信或者抓着信飞过来,航航就是一抬头,一张嘴,然后一道火光伴随着烧焦的气味。
        后来所有人和小龙就都知道了,给楚子航送情书也是白搭,因为他家的龙会喷火,谁敢送信过去谁先被烧个屁股着火。
        可谁知道楚子航家的龙为什么这么喜欢像空战一样到处喷射火焰呢?
        又有谁知道为什么只有路明非家的小龙不会被喷呢?
        百思不得其解。
4.
        其实非非刚出生的时候,还是只蠢萌蠢萌的小奶龙。
        比如有时从桌子上爬着爬着,爬到桌边缘没刹住,一下摔下去。
        比如晚上睡在主人旁边,路明非翻了个身,被子顺势把小龙仔盖了个严严实实,透不过气来,于是小白龙就哀嚎了一晚上。
        比如扑腾着翅膀好不容易飞了起来,然后又“吧唧”一下摔到地上。
诸如此类的傻事还有很多。
        航航估计从来没见过比自己还蠢的家伙,前几次瞅见还会有点嘲弄地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小家伙委屈巴巴的眼神。
        后来可能是嫌对方止不住的哼唧吵得睡不着了,才慢吞吞地爬过去给对方翻个身拨弄好,或者叼着后颈带着扑腾到桌子上,把小龙仔给放下,安顿好,然后又去睡自己的大头觉。
        所以从来没有注意到小白龙看自己的眼神都经历了哪些变化。
        后来非非从蠢萌的小龙仔长成了一只威风且高冷的成年龙,瞅谁的眼神都是冷冷的。
        唯独对某只依旧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的小黑龙,会一改冷淡的态度。
        让路明非也体会了一把什么是“儿大不中留”的感觉。
        在航航眼里,非非就是个小时候各种黑历史都被自己看尽的小傻龙,现在长大了就算装高冷也不怕你。
        在非非眼里,航航是自己小时候虽然会嘲笑自己的蠢事但是每次都都心软来救自己,现在自己长大了想要反过来照顾对方一辈子的心上龙。
5.
        有天上完一天的课,两人两龙从教学楼里出来。
        路明非和某只小衰龙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大哈欠。
        今天的课格外多,路明非恨不能也长出翅膀直接飞到宿舍里去。
        航航估计也是累坏了,几秒才扑腾一下小翅膀,飞地歪歪扭扭,没精打采地跟在最后。
        路明非明显察觉到飞在前面的非非频频回头,担心的目光一刻不停地往后望。
        在小黑龙又一次差点没问住重心摔下来的瞬间,前面的小白龙一个转身“嗖”地飞了过去,稳稳地把前者接在背上。
        不得不说这一下把路明非也有点看呆了。
        卧槽我家小龙怎么这么撩!
        然而在看着自家非非驮着懒懒地趴在身上打瞌睡的小黑龙任劳任怨飞了一路之后,路明非承认有点不是滋味。
       有那么一点自家白菜被猪拱了之后的不爽。
       又有一点小羡慕。
       为什么同样是衰仔,受到的对待却差别这么大?
       扭头看了看楚子航的脸色,好像也有点不对劲。
       路明非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怎么的,就大度地摆摆手。
        “师兄没事儿,反正非非闲着也是闲着,让他俩折腾去。”
        又偷瞄了一眼感觉不太对劲。
       “师兄你想说啥?”
      “……我想说。”
      “你累的话,我也可以背你。”
6.
        得嘞,老子到底为什么要吃两条龙的粮呢?
        路明非美滋滋地靠着自家男友的肩,突然豁然开朗。
        明明老子也是堂堂有对象的人好吗?

                                                          End.
  
  这俩货名字太难搞清了写着写着自己也混了…为什么之前会这么取(;_;)


15 Oct 2019
 
评论(8)
 
热度(335)
© 焰焰焰小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