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黑龙与铜杯

ˇ《阿拉丁》设定 

ˇ明非=尼德霍格=杯中神灵,青铜杯=神灯

 

01

         楚子航是在整理那个男人遗留下来的东西时,找到的这个青铜杯。 

        他的手指无意中擦过铜器的杯缘,忽然只见一阵黑烟从杯中袅袅涌起,几秒后,幻化成了一个男孩的身影。 

        那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面色清秀的黑发少年,只是有一双巨大的黑色翅翼突兀地扬在背后。 

        楚子航明显愣住了,他目光呆滞地盯着眼前的景象。 

        随后,他的嘴唇微微翕动了几下,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便不再出声了。 

        男孩被注视地有些不好意思,窘迫地开了口。 

        “那,那个,你好啊…” 

        “我是被囚禁在这个铜杯里的黑王,尼德霍格。”他小心地观察着对方的神色,“从捡到我的这一刻起,你就是我的主人了,我可以满足你的三个愿望。” 

        “在使用完你的三个愿望之前,我会一直陪伴你,直到我们的契约结束。” 

        相比于之前其他捡到自己的人类或欣喜若狂或面露恐惧的表情,面前的男孩实在是过分的冷静。 

        楚子航只是将铜杯在手心里用力地握紧了些,带着它回了家。 

         黑王只当对方暂时没有想出什么愿望,便又回到了铜杯里休息。 

        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几百年的时光都在这青铜杯里耗费了,何况等一个想好心愿的时间呢? 

02

        一晃半年多。 

        黑王在楚子航家中待了半年,愿望也没听到半个。 

        倒是通过半天的观察,对这个叫楚子航的少年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十六岁的高中生,就读于仕兰中学,父母离过婚,跟了母亲,后来有了一个继父,家庭条件很好,对他也不错,一家人每个月都会去游乐场玩。 

        不仅仅外界条件好,楚子航自己也很优秀。不说那次次年级第一的成绩,光是那张脸,他堂堂黑王看了大半年,每次瞅见依然要不禁羡慕一番。 

        尼德霍格每天就是在铜杯里睡觉,楚子航回到家,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他就懒洋洋地窜出来,鬼一样在人旁边转悠。 

        楚子航面不改色地看书,他就在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今天和你表白那个姑娘我看不错啊,师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如此云云。 

        他叫楚子航师兄是因为学校里那帮小女生也是一口一个“楚师兄楚师兄”,他觉得好玩,也跟着这么喊。 

        反正楚子航从没阻止过。 

        就这样平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 

        有时尼德霍格会在半夜里偷偷钻出来,在月光下打量着男孩平静的睡脸,沉思。 

        其实他也不需要什么愿望吧,毕竟这么完美的人,还会有什么其他所求呢? 

03

        一直到楚子航高中毕业。 

        核对着楚子航的高考成绩和各所大学历年的录取分数线,尼德霍格也不禁啧啧称叹,猜测着楚子航会选择临幸哪一所。 

        可是都没有。 

        他只是伸手轻轻拿起摆在桌角的铜杯。 

        指尖轻抚过铜杯边缘细微的雕纹,半晌后,青烟散尽,男孩的身影浮现。 

        “我想去卡塞尔学院。” 

        他轻声说。 

        尼德霍格有些发愣。 

        虽然从第一次见面就感知到对方身体里流淌着的龙族血脉,可楚子航由于从未被唤醒过血统,对自己是混血种的事情也应该是一无所知,更不要说知道有一所消声隐迹研究着龙类的大学。 

        不过眼下的情况不允许他做过多的询问,自己的使命是要无条件地完成主人许下的任何心愿。 

        三天后,楚子航收到了诺玛发来的邀请书。 

04

        关于自己前生的经历,尼德霍格几乎已经忘却了。 

        只记得自己因为触犯了龙族的禁忌,被视作龙族的罪人。他受到其他龙类的背叛,从高高的王座上跌落到尘埃里。 

        他被一把利剑贯穿胸膛,钉在十字架上,受尽同类的侮辱。 

        在被遗忘在那所破毁的教堂深处的几百年里,只有一个人来看过自己。 

         昔日里带领其他龙类将他从王座上推下来的,他的弟弟。 

         路鸣泽。 

         他站在自己面前的表情不是嘲讽,而是无奈的叹息。 

        “哥哥,你做的一切,都值得么?” 

        “哥哥你这样看的我都心疼啦。” 

        “不如跟我交换吧。我可以给你获得自由的机会。” 

        就这样, 路鸣泽将他封锁在一只青铜杯里,流放人间。而作为交换,他取走了尼德霍格关于前世的回忆。 

        “你要做的,就是满足每个捡到你的混血种三个愿望。” 

        “如果有人愿意用最后一个愿望将你释放出来,你就能重获自由了。” 

        “但如果没有,你只能继续等待下一个人,直到有人愿意为止。” 

        “祝愿你早日重获新生,哥哥。” 

05

        尼德霍格跟着楚子航进入了卡塞尔学院。 

        不得不说,即便是身处都是精英的混血种,楚子航也是出类拔尖的。 

        刚来几天,就凭借着超A级的血统和出色的表现得到了无数的崇拜。 

         接下来的日子,尼德霍格看着他每天置身于各种奇葩的课程里,什么炼金学,言灵学,龙族系谱学…… 

        不得不说这帮混血种真把自家挖了个底朝天。 

        尼德霍格偶尔在旁边瞄几眼楚子航的书,这么想着。 

        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所谓的机密,反正自己是作为龙族的叛徒被囚禁在铜杯里的,不管对混血种还是对龙族,自己都没有任何干涉的必要。 

        他只是担心楚子航。 

06

        在楚子航之前,尼德霍格也有过其他暂时的主人。 

        有只是追求安稳富裕的普通者,仅仅许愿了财富与家庭,也有野心勃勃的高级血统混血种,渴求着更高纯度的龙血,其中也不乏进化为龙却被混血种和龙族追杀而终究尸骨无存的。 

形形色色的人类看的多了,尼德霍格也淡忘了,况且和每一任主人间只有利益关系。 

        他满足他们的愿望,同时尼德霍格也可以获取一部分他们内心的记忆。 

        可楚子航不一样。 

       在达成第一个愿望的时刻,黑王也相应地获得了一部分源于楚子航的回忆片段。 

        他看到游乐园里一家三口欢乐的笑脸,看到门缝外男女激烈的争吵,看到桌上的一纸离婚协议书。 

        看到暴雨滂沱的高架桥上,迈巴赫远去的方向,男人挥刀一跃而起的身影…… 

        他明白了,楚子航固执地要来到这里的原因。 

07

        他又陪了楚子航两年。 

        在流落人间的百年里,从未有过一个人,能这样牵动着他的心。 

        他看着楚子航在这所学校里,依旧的优秀过人,也依旧的孤独。 

        在外的任务从来都是一个人单独出入,即便是SS级的机密任务,他独身也能高效完成。 

        其实黑王不知道,之所以不跟他人同行,是因为这样楚子航才能将自己召唤在身边同行。 

        于是尼德霍格就在楚子航的口袋里看着他执行每一次任务。 

        看着他闯入大楼,孤身对抗十几个混血种,三度爆血后浑身是血地取回一尘不染的绝密档案。 

        看着他咬着毛巾把深入皮肉的玻璃片取出来,仅仅只是用胶带简单包扎。 

        看着他在过山车即将坠毁的瞬间,尽自己的力气将其拦下,自己在空中跌落,手中紧紧地攥着口袋里的那只铜杯。 

        明明已经在人世间看到过了无尽的生离死别,可为什么还是会心痛得像是要滴出血呢? 

可他被困在铜杯里,束手无策,因为楚子航也从未许愿过向他寻求帮助。 

        只是依旧在寂静的夜晚,他依旧伸手想去触碰男孩的脸,依旧什么都没有。 

08

         第二个愿望不是楚子航自愿许的。 

         是在北京地下铁那个尼伯龙根里。 

         尼德霍格一跟着他进去就感觉到不对,但是楚子航不听他的劝。 

         四度爆血开启,他挥刀扑向芬里尔。 

         …… 

         最后尼德霍格自作主张帮他签订了第二个愿望,强行将他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看着楚子航被学校里派来的医务人员接走,他起伏不定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同情楚子航的遭遇才对对方关心有加,现在他明白了,并不仅仅是这个。 

         原来已经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了啊。 

09

        荒岛上。 

        尼德霍格眼看着楚子航伸手把逃生的小船推远,心中叹息。 

        他跟着他,已经将近六年多了,比他之前陪伴的每一任主人加起来都要长,对他会做的每一个决断都了如指掌。 

         他只能同他一起面对那个白色的影子。 

         看着他被奥丁的昆古尼尔贯穿了胸膛。 

         血光四溅,楚子航酿酿跄跄地后退几步,倒在地上。 

         “我想许第三个愿望了。” 

        楚子航逐渐发凉的手紧握着铜杯,用尽全力用指尖擦了擦铜杯。 

         他们沉默地对视着。 

         尼德霍格赶紧点头,他现在心急如焚,只等着对方赶紧许下最后一个愿望,自己就可以救他了。 

          即便之后,他的所有任务完成,应该要诀别了。 

          可他这次,却是猜错了。 

          因为楚子航望着他,突然无声地笑了笑。 

          “我的第三个愿望是。” 

          “释放你。” 

10

        来不及了。 

        尼德霍格感觉到身体一阵放空,随后便是汹涌如潮般而来的记忆。 

        他想起来了。 

        什么都想起来了。 

        想起来,前一世,他怎么样和眼前这个人相遇,相爱。 

        想起来,他曾为了这个人,不远千里,四处寻他,甚至违背了龙族的契约,亲手屠杀了自己手下的龙族君王,从而被龙类视为叛徒。 

        想起来,初见之时,对方惊愕的目光,微动的嘴唇,和他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 

        “路明非。” 

        原来楚子航依旧保有着前世的记忆,也一直在寻找自己。他一直不肯许下愿望,是害怕再一次失去自己。 

11

         没有人知道最后黑王尼德霍格去了哪里。 

        他没有按照预料的那样复苏,来向混血种报仇,而是带着四大君王以及龙族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但龙族的血统还在传承,卡塞尔学院也依旧培育着一代代的学生。 

        他们听说过铜杯的传说,也憧憬过那三个愿望,可再未有人捡到过那个铜杯,据说铜杯里封印的黑王也已经不知去了。 

        也有人大胆猜测说,铜杯里的黑王爱上了最后一任主人,和他一起转世重生去了。 

        传言的版本还有各种各样,都只是被当做饭后闲谈或幻想罢了。 

12

        新学期。 

        路明非焉了吧唧地往学校门口走,不时被同行的人流挤那么一下。 

        谁知道自己爸妈靠着什么本事让自己进了本市的私立高中,人生地不熟的,一大早被姨妈呵斥着收拾好了东西才急匆匆赶过来报道。 

        他从懂事开始就有点不太对劲,一些关于奇怪的回忆源源不断地涌进脑海里,什么龙族,黑王,混血种……其复杂程度让路明非深刻怀疑自己是被什么中二的玄幻小说洗脑了。 

        可他从来不看什么书,空闲时间也都是被游戏占满的。要说中二也顶多是经常一个人都天台上坐着吹风,想着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 

        还有那个面容模糊的身影。 

       想的太入神的结果就是跟迎面而来的人狠狠撞了个满怀,路明非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声道歉。 

        他尴尬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这才抬头去打量自己撞到的人。 

        阳光下,记忆深处那个模糊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原来你在这里啊。 

12

        前一世你跋山涉水,四处找我,这一世,换我去寻你。 

                                                             End. 

 

我只是想玩个梗甚至写个沙雕(?)的,最后为什么变成了这样苦大情仇的玩意(´×ω×`)

第一次搞各种神奇的东西肯定会各种不合理的漏洞百出!感谢谅解&欢迎帮我找出bug,一定会及时改正!~( ̄▽ ̄~)

 

21 Sep 2019
 
评论(7)
 
热度(109)
© 焰焰焰小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