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楚路】卡塞尔学院411

ˇ假如楚路恺芬双源在一个宿舍……

ˇ主要是楚路,有一点双源,还有一丝芬E恺诺

ˇ因为又加了一点头,所以索性把原来的删了重发了,新的直接加后面了,抱歉orz

0.

        入学第一天,路明非拿着学校的直达火车票在站台等车。

        然后遇到了一个自称是自己师兄的家伙。

        在两根吸管一杯饮料建立了革命友情后,对方很热情地给自己介绍了新学校。

        以及宿舍情况。

        “咱们这儿宿舍是六人间。据说校长那个老疯子说要促进同学间的凝聚力和团结性才这么安排的。”

        “不过你要当心,万一运气不好遇到什么奇葩室友,那你就等着一起腐化吧。”

       “师兄你说的这么可怕莫不成你有啥凄惨的经历么?”

       “那可不。”芬格尔一脸深仇大恨,“我舍友,有一个贵公子,一个面瘫,一个兄控,和一个兄控的哥哥。前两是对手,恨不能杀个你死我活,后两个是兄弟,那弟弟恨不能跟他哥黏在一块。我就是夹在里面的小白兔。你说可怕不可怕?”

       “我去,想不到师兄你处在这么冰火两重天的境地啊。”

       “是啊,但是没办法咯。只能祝你好运了,师弟。”芬格尔拍着路明非的肩膀。

       车到站。

       “师弟你刚来不熟,我带你去宿舍。”芬格尔一挥手,“你宿舍是几号?”

        路明非掏出手机,翻出诺玛前几天给他发的消息看了下。

        “哦,我在411。”

        “啥?”芬格尔瞪大眼睛,“巧了我宿舍号也是411。”

        “???师兄我们不是一个学校吗?”

        “……”

        “……”

        “那太好了,师弟。从此以后师兄带你了,咱们宿舍其实也不差,室友都很友好的!”

        “……”

        路明非突然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很幻灭很崩溃。

1.

        靠着芬格尔的介绍路明非熟悉了几个人。

        不得不说自己真的身处一个精英宿舍。

        凯撒,学生会主席。

        楚子航,狮心会会长。

        源稚生,执行部部长。

        源稚女,执行部部长的弟弟……兼戏剧部部长。

        就连唯一和自己相当的废柴也是新闻部部长。                

      “卧槽你们都是一帮什么优秀生,能给我也封个一官半职么?”

      “行啊,那我现在就赐予你宿舍长的使命,每天记得关灯关窗扫地倒垃圾什么的……”

      “谁爱当谁当去,反正臣妾做不到!”路明非一摆手。

2.

        “话说师兄你怎么也在这里啊?”路明非一脸诧异。

        “我本来就在这里啊,你忘了谁带你过来的么?”芬格尔十分委屈。

        “谁说你了?我是说楚师兄。”

        “啧啧啧你这一来就要攀关系,咋不攀我呢?来我们新闻部保证让你天天吃香喝辣。”

        路明非一把把他推开。

       “师兄咱们是同一个高中的,真巧啊。”

       他想着人家楚子航是仕兰高中一朵花怎么可能认识自己呢。

       “路明非。”

       结果楚子航真的说出来了。

       “?师兄你居然认识我???”

       “喂喂喂有点东西啊师弟。你们两个有奸情啊?你居然一攀还攀上了这儿最不近人的楚会长,佩服佩服。”

       “滚滚滚犊子。”

3.

         入宿第一天。

         夜晚十点半。

         由于自己每天不到一点多睡不着的习性,路明非在床板上翻来覆去,并且已经被自己上面的芬格尔抱怨了一通。

        于是悄声往旁边的床喊,“师兄你睡了吗?”

        楚子航闻声睁开眼,微微摇头。

       “那要不要联机打连连看试试?”

       “……抱歉,没玩过这个。”

       “哦哦,好吧。”路明非赶紧点头。

       又探头朝上面小声喊。

       “喂废柴师兄你睡了没?来不来游啊?”

       “当然没睡,就等你这句了。来来来,走起!”

       第二天。

       “废柴废柴……”

        路明非刚想呼叫自己的上铺,结果被旁边的楚子航叫住了。

       “师兄怎么了?”

       “一起玩吗,我也下了。”

        路明非才反应过来楚子航说的是昨天他和芬格尔玩的游戏,顿时惊了。

       “师兄你怎么也开始玩了?不过正好,我带你啊!我叫上废柴师兄咱一起刷本。”

        半小时后……

        “师弟你好了没我一直挂着等你组队呢?”

        “等等啊我帮师兄搞个装备,要不你先来?”

         第三天。

        楚子航少有地精神状态不好。

        路明非看着对方眼角淡淡的黑色,心怀愧疚。

        是夜。

       “师弟啊今天不刷本了吗?”

        等到十一点都没见下面有啥动静,芬格尔有点耐不住性子。

       “哦,我要睡了,不然影响师兄的。”

       “啥?你一修仙党你怎么睡得着?”

       “我数师兄睫毛啊,数着数着就睡着了。你要睡不着你可以数老大的。”

       “……告辞。”

       一旁的凯撒默默把被子盖过了头。

       第四天晚上。

      “废柴废柴你睡着了吗?”

      “睡着了。”

      “……哦。”

4.

        有次路明非脚受伤了,不方便上下楼。

        然后楚子航主动承担了每天背他上下楼梯的任务。

        其实其他人也不是不愿意帮忙,源稚女也主动提出过帮楚子航分担个几天的。

        但被两个人都婉拒了。

        于是接下来一个月,每天早上上课,晚上回宿舍,就能看到五个人走在楼道里,还有一个趴在其中一个的背上。

        “师兄你头发好像有点长了,可以去剪了。”路明非还不老实,伸手把楚子航末端的一点头发捻在指缝里摸着。

        “不过师兄你要不要考虑留个长发?感觉长发会很适合你……就想古时候那种剑客什么的……”

        “……嗯。”

        许是路明非的手无意间擦到他脖颈有点痒,楚子航缩了缩脖子,但并未出声阻止,只是后背的双手又用力把人向上抬了抬。

         “不是,我说……”后面的某人终于忍不住了,“你们俩老夫老妻的能别秀了吗?虽然是很甜但是我的少女心实在承受不住了啊。”

         因为路明非是病患所以几个人都让他们走在最前面,结果还好心不讨好。

         “可惜没带我的照相机啊……”

5.

        某天晚上。

        凯撒在跟诺诺发消息。

        源稚生源稚女兄弟俩在小声地研究题目。

        路明非在带着楚子航刷新出的双人副本。

        于是,被公然排挤的芬格尔长叹一声,打开了电脑。

        芬格尔:诺玛小姐姐在吗~

        诺玛:在。有事吗?

        芬格尔:我的几个室友谈恋爱谈地不给我留活路,我要揭发他们。

        诺玛:抱歉。校规里没有规定不可以谈恋爱。

        芬格尔:哇塞这么狠?那诺玛小姐姐我可以勾搭你吗?

         诺玛:人工智能也可以谈恋爱么?

        芬格尔:当然了!校规里肯定没规定人工智能不可以谈恋爱吧?

        诺玛:也行。那麻烦帮我送一份薯片,外加两瓶伏特加来吧。我在校长室。

        芬格尔:???人工智能也可以吃东西?

        诺玛:人工智能也可以谈恋爱?

        芬格尔:……

        芬格尔:等等……我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

        芬格尔:校长?

        诺玛:……

        芬格尔:靠。

6.

         楚子航打开宿舍门时,屋里竟然是一片漆黑。

他有些诧异地走过拐角。

        “Surprise!”

        然后灯突然都亮了,四个人影从旁边窜出来,没个人脸上都带了一个傻乎乎的生日帽。

         还没等楚子航说什么,为首那个家伙就笑嘻嘻地开口。

        “楚师弟,生日快乐啊。”

        “生日快乐,恭喜你又看了一岁了,楚君。”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虽然我没有给对手过生日的习惯,但是做为舍友还是得表达一下心意。”

        楚子航的目光扫了一圈。

       “路明非呢?”

        芬格尔立马就嚎了,“喂喂喂别这样好吗?虽然我们自知在你心里的地位远没有废柴师弟高,但是这么伤人真的好吗?”

         “……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大家都是好哥们嘛。”芬格尔亲切地拍了拍楚子航的肩膀,“你放心,小路已经扒光捆好了送你床上了,就等你收礼了。”

         “……”

         楚子航下意识往自己床上扫了一眼。在看到依旧是早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后,收回了视线,皱了皱眉。

         芬格尔大惊。

         “我去这失望的表情是要闹哪样啊?”他转向凯撒,“老大我就说嘛,咱们就应该这么干的……”

         一旁的源稚生终于看不下去了,开口终于了这场无意义的谈话。

        “路明非本来想跟我们一起等你。后来大概想起什么急事,就冲出去了。”

        楚子航点点头。

        “我……我来了!”

        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不好意思师兄……来晚了……”

        路明非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手里拎了一个大纸盒。

        “我刚才去校门口拿蛋糕了。”

        “师兄,生日快乐。”

         说起来也真是诡异。

         本来,两个中国人,两个日本人,一个意大利人个和一个德国人共处一个宿舍就够神奇了。

        可眼下,他们正操着一口标准的英文唱着生日歌。

        而且唱完中文又来了遍英文。

         没点蜡烛不是因为没打火机,而是不搞那浪漫幼稚的一套,而且楚子航估计也不会肯吹蜡烛。

         要说火,他一伸手就是一大火球。

         芬格尔已经给自己切了一大块蛋糕了,路明非嚷嚷说第一刀是给寿星切的,芬格尔含糊不清地说着“哪儿这么多规律”。

        于是其他人都安静地吃自己手里的蛋糕,听着旁边这两个人吵嘴。

        到后来路明非也懒得跟他斗,六个人就专心吃蛋糕。

        直到路明非伸手用奶油给楚子航抹了点。

        转头就看到其他几个人面露异色的表情。

        “怎……怎么啦?”

        “师弟你……真浪费食物。”

        “什么啊?给寿星抹奶油不是很传统的吗?”

        “???原来你们的传统是在过生日的时候玩奶油play吗?”

        “play你妹啊,能不要用你淫荡语言来玷污这么纯真的游戏好吗?”

        一旁传来源稚女的轻笑声,他顺手给源稚生给搞了一个小胡子。

         然后源稚生竟也难得地参与其中,不客气地反击自家弟弟。

        于是就乱套了。

        凯撒注重形象原本不想参战,结果不知道被谁无端挑衅,也终于绷不住。

        只有芬格尔冷静地又给自己切了一块。

       “废柴你趁我们不注意偷吃多少了?”

       “这叫闷声发大财,你还太年轻了,师弟。”

       接着就被路明非强行拉入战争。

        最后蛋糕已经面目全非了。

        凯撒切了最完好的部分出了门,说要给诺诺带去。

        “师弟啊,我生日的时候想要个十层的那种婚礼蛋糕,你记着啊。”

       “自己买去。”

       “你个双标,妄我当初好心给你带进来(´×ω×`)”

7.

        某天晚上,几个人随口就聊起了未来和梦想。

        在听了源稚生的“去法国海滩卖防晒油”的远大志向后,都纷纷表示以后去那儿见面一定要打个折扣。

        “象龟兄,你去法国带上我啊?”芬格尔笑嘻嘻的。

        “废柴师兄你不是要去古巴找妹子么?去法国干啥?”

        “哎地点不是问题,有妹子就成。我去帮忙搭把手。”

        “拉倒吧象龟要帮忙就有稚女了,你去干啥?”

        “再不行我就负责要妹子电话呗,就说售后服务啥的。”

        “废柴你活着真是个传说。”

        “不敢当不敢当。”

8.

        冬天因为太冷,所以源稚女就爬到下铺来跟源稚生睡一一张床。

         后来在楚子航的同意下,路明非又放弃了自己原有的床铺。

         然后某天芬格尔半夜爬下去上厕所,刚开灯就被什么更耀眼的东西闪到了。

         那边路明非头凑在楚子航脖颈附近,七手八脚搭在对方身上,楚子航则是非常淡定地一手放在人腰上。

         另一边源稚生倒是非常象龟缩壳地手都放在被子里,只是源稚女像搂着什么玩具一样抱着他。

        于是芬格尔默默关了灯,摸黑进了厕所。

              

说起来这几个人的性格混一个宿舍有点幻灭|ω・)双源和师兄都喜欢安静,凯撒芬格尔喜欢热闹一点,明非应该都还行2333

      

08 Sep 2019
 
评论(7)
 
热度(132)
© 焰焰焰小叽 | Powered by LOFTER